我铫只想过平静的生活

注明一下这张有引用多个素材…但是素材上的水印太不清晰了orz,并且是对画不是描图

加个tag再发
刚刚tag打错了 再发一次

打了tag还是没有人气 放弃挣扎

乱扔垃圾

今天还是想不懂一些问题,很多一些问题

暑期摸鱼垃圾画系列

Nrays活动记录4

在8月18日,我们发布了两篇作品。编年史向图集《Nrays Lab 03——一个“数字艺术社团”的遗迹》和音乐专辑《Nrays Lab 03——不会过去的声音》

出这两部作品主要是为某个时期画上一个句号。

其实看看那部编年史就知道,2015年的Nrays是想要做出动画大作空想家,空想之后变成了一个杂食向的社团。尤其是NL1、NL2是一个带有“共产主义”色彩的杂食向的社团,其实也是在空想。知道近年来,我们才开始疑惑,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这两年来,我们一直尝试解决这个疑惑,就比方看之前版本的Nrays活动记录,就是在解释我们尝试的过程。


但是终归是一个杂食向社团,无论怎么养跟过去的历史划...

Nrays活动记录3

  • 我发现每过一段时间我就会把社团带歪,虽然结果并不严重。


社团作为一个集体,它是一个独立的存在,它的名字就叫做某某社团。于是社团中的人就为了这个社团而努力,制作标志文案来完善它的存在形象、让社团拥有社团作品(并且这个作品还有鲜明的主题)。于是这个社团的社长为了实现这样的目的,就不断地策划、安排活动、建立规则,使得社团里的 人能够整齐划一地协同,能够使社团里的人都充分贡献生产力。


这看起来是很正常的思路,但是这难免看起来像是为了制造一个社团而被制造出来的社团。

我认为社团应该是为了作品或者别的目的而建立起来。


我所见的一些东方同人社团,一开始可能并未以一个社...

Nrays 活动记录2

by铫

本周我们复活了社团的微博账号,同时又对每周挑战的规则进行了一点点修改。

虽然我们是具有一定的生产力的但是除了保证每日一画的底线要求外,似乎就没有多少可圈可点的地方,毕竟压线、断更、混更,或者说每周挑战拖到最后一天的事情真的是太普遍。

但是我的思路不会拐到去“调动社员的生产力”,作为主催,我的全部的工作就只是催稿而已。

我始终是觉得,数字艺术的东西,并不是在生产工序上一定有上下游联系的东西,也不是各个成员之间有直接利益关系(比如说雇佣)。像Nrays这样的组织,终究是松散的。Nrays,是不应该“指挥”的,Nrays更多是一个朋友的集合体,或者我可以再说清楚点,是校友的集合体(我...

《一张图看懂Nrays是干嘛的》

美术生涯的一点感想

铫:

最近跟群里的朋友说想要发起一个游戏制作计划 制作一个安卓端虚拟社区

有一点反响,当然毕竟是Nrays,这点反响完全是让我没法开始做这个东西

然鹅在肝完一张新年贺图之后我后来又打消掉这个念头了

我发现还是插画给我带来的感觉更加亲切,也是因为插画所以才想要成为美术生的吧,想要画出很有感觉、很有表现力的、那种简单易懂的“美”

在我这种菜鸟的眼中呢 画画就是那种一坐两三个小时索然无味思维乱飘以至于时不时就想要离开座位或者是看手机刷微博的活动,是那种需要画很多很多看很多很多才能够换来进步的活动,整个的过程平淡如清水只有在结束时会换来一些成就感(当然像我在画室很多时候是...

The animation making

寒假解剖学研究的一小部分 

A tiny part of the study of body art during my vacation

© | Powered by LOFTER